首页 > 剧情介绍 > 正文

我的岳父会武术全集剧情

2016-12-05 09:02:35 /剧情介绍 / 浏览 次 / 字号 / 评论0条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集剧情介绍

  程大吉刑满释放 丁满意婚事受阻

  马玉茹从前是派出所所长,如今退休在家,闲来无事就养养鸟溜溜弯,生活过得也算惬意。她有一儿一女,儿子丁满意,在街道办工作,女儿丁,在家里开了一个网店。丁满意七年前娶了个媳妇叫程璐,长得貌美如花,可是她的心没在丁满意身上,生下儿子子丁当后没多久就毫无预兆地离家出走了,直到如今下落不明。马玉茹为此很是烦恼了一阵子,最近,丁满意又交了个女朋友白燕,人长得漂亮,性子又好,很得马玉茹的欢心。这对小情侣感情渐浓,就在餐厅定了酒席,打算让双方家长见见面,商量结婚的事。

  丁满意的同事孙辉也在追白燕,两人要结婚了,丁满意就请孙辉吃饭,跟他摊牌,孙辉一听当时就掀了桌子。为了阻止两人的婚事,孙辉就找到了白家,将丁满意和程璐的事告诉了白燕的父亲白振广。

  白振广知道了程璐的事,心里憋了气,在饭桌上对丁满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质问了一番,丁家母子百般解释,总算让他暂时接受了丁满意。听说丁满意有个小院,白振广很感兴趣,丁满意就提出吃完饭带他去看看。

  丁满意的岳父程大吉十几年前因盗窃入狱,如今刑满释放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也就是丁满意如今住的小院。到了家门前,他喊了半天门也没人开,就翻墙进了院,重新操起老本行,三两下捅开了锁子进了屋。他在墙洞里掏了半天,终于将自己从前藏进去的房产证翻了出来。程大吉正抱着房产证躺在床上假寐,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匆忙间无处藏身,就躲进了一个旧衣柜里。丁满意带着白振广在自己的小院里参观,白振广无意间拉开了柜门,看到了藏在里面的程大吉,吓了个半死,听说他是程璐的父亲,也是这个小院的主人,白振广当时就心脏病发作了,白燕赶忙将他送进了医院,丁满意也要跟着去,白振广却不让。

  丁满意回到家里,仔细盘问了一番,知道了眼前这个人就是程璐口中已经死了十几年的父亲程大吉。程大吉也了解了程璐和丁满意结婚的前后,他对丁满意说,这个小院是自己的,让他另找房子搬出去,丁满意十分无奈。

  丁如意接丁当放学回家,见到程大吉十分吃惊,得知这是程璐的父亲,如意更加吃惊。程大吉想要把丁当叫到跟前。丁当却做了个鬼脸跑开了。

  孙辉买了一大堆日用品送到了医院,白振广一看,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任白燕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等到护士送来了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他这才放下了胡思乱想的心思。孙辉帮着白燕给她爸办了出院手续,跑前跑后十分殷勤,临出医院的时候遇到了匆匆赶来的丁满意,白振广不想见到他,白燕只好让他先回去。

  程大吉被分配到了街道办,他把自己的材料交给了街道办的梁主任,梁主任为他安排了一个督导安置员,等程大吉见到这位安置员的时候大吃一惊——竟然是丁满意!丁满意得知程大吉这么多年一直在监狱服刑,而非他告诉自己的那样,是出海时遇到了海啸失踪,一时没忍住,就说了他两句。程大吉一听,起身就走,回到家里就找了绳子,拴到吊扇上想要上吊。丁满意因为追他时崴到了脚,回到家时正好看到这一幕,他砸玻璃跳窗进去救下了程大吉,程大吉求他不要和程璐离婚,丁满意郁闷万分,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2集剧情介绍

  程大吉几番寻死 丁满意欲哭无泪

  丁满意想去找白燕,又不敢进门,就在白家楼下给她打电话,白振广不许女儿接,白燕怕惹父亲不高兴,便依了他。丁满意见白燕不接电话。就在楼下大声叫小酒窝——这是他对白燕的昵称,因为她脸上长了一对可爱的酒窝。白燕听到后,假装下楼扔垃圾,匆匆跑下去和丁满意见面。在白家大献殷勤的孙辉也听到了喊声,觉得耳熟,从窗口往下一看就看到了丁满意,他生怕两人往一块走,便跑到楼顶一个劲地叫白燕回家吃饭,丁、白二人又好气又无奈。

  程大吉忙忙活活地做好了饭端到了桌子上,想要亲手喂丁当吃饭,丁当却起身跑开,躲到了丁满意身后,丁如意见状忙把丁当带走,程大吉因此心情低落。

  马玉茹一整天都觉得眼跳心慌的,老觉得要出什么事,便打电话问丁满意,丁满意怕她担心,什么都没说。丁如意觉得很压抑,就向哥哥告辞回家去了。

  丁满意向程大吉摊牌,自己带着丁当搬出去住,但是他不能拦着自己再结婚。程大吉沉默了一阵同意了,但他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不要让丁当离开自己,二是不要告诉他自己坐过牢的事,丁满意痛快地答应了第二条,同时也婉拒了第一条,丁当他是一定要带走的。晚上睡觉的时候,丁满意给儿子讲狼外婆的故事,丁当说姥爷就像大灰狼,这话被隔壁的程大吉听到了,他又受到了刺激,第二天越想越难过,就跑到楼顶上发疯似的大吼大叫,楼下的清洁工看到了,以为他要自杀,就打110报了警。

  梁主任听到消息也赶到了现场,好说歹说总算把程大吉劝了下来,回头却对丁满意大发雷霆。得知了前后的经过,梁主任严令他暂缓办理离婚和结婚的事,丁满意郁闷万分。程大吉在屋里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却是得意的一笑。

  马玉茹向一位朋友打听好了丁满意办离婚手续的事,急火火地来到儿子的小院,跟他要准备好的资料和手续,丁满意被梁主任严令婚事暂缓,却不敢跟母亲说,只能含含糊糊地推脱,马玉茹不明情况,就自己到屋里翻找。在院子里正干活的程大吉听了之后,手里还握着半截砖头就走了过来。马玉茹一见他,便认出了是自己亲手送进去的程大吉,想起前几天有人砸自己家玻璃的事,知道是他所为,就和他厮打了起来。丁满意拦不住,只好说了实话,把程大吉的真实身份告诉了母亲。马玉茹听了便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和程大吉讲道理,还把街坊邻居签名的证明材料拿给他看,谁知,程大吉却拿过来一把撕碎放在嘴里嚼了嚼咽了下去。马玉茹见跟他讲不通道理,就让儿子按预定计划去和白燕照婚纱照,自己给他收拾东西准备搬家,丁满意照完婚纱照回到家见母亲一边唠叨一边收拾,程大吉堵着门坐着一声不吭,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正在小声劝母亲,程大吉冷不丁站起来跑了出去,拿起院里的汽油桶就朝自己身上浇了下去,还拿出打火机想要自焚。丁满意一看连忙抱住他,去抢他手里的打火机,家里乱成了一团。正在这时,前来社区视察工作的赵区长听到动静走了进来,陪同的还有梁主任和好多工作人员,孙辉也在其中。他见事不好,连忙抄起一旁的灭火器冲着两人喷了过去,一场闹剧终于平息了,马玉茹却因此导致血压升高昏倒在地,被送进了医院。

  孙辉为了搅黄白燕的婚事,就在程大吉面前拼命说丁满意的坏话,还说程璐是被他气走的。这番话说进了程大吉的心里,他便把孙辉当成了知心人。丁满意却因此又被梁主任训斥了一番,丁满意都快急哭了。

  程大吉给昔日的朋友彪哥打电话,彪哥听说他出来了,就约他到自己的修理厂见面。程大吉到了之后,彪哥给他预备了一大块豆腐,说是照韩剧里的做法,从里面出来都要吃豆腐,程大吉只好依言而行。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3集剧情介绍

  诸葛彪背后支招 程大吉幕前奔走

  诸葛彪带程大吉参观了自己的汽车修理厂,又拿出一大沓钱塞到了他怀里,程大吉将自己遇到的事告诉了诸葛彪,诸葛彪给他出主意,让他造出丁满意就是现代陈世美的舆论,再找白燕谈话,想办法将两人搅黄了,程大吉听了深以为然。

  白燕将丁当带到了自己家,丁当想要和白振广学书法,白振广不便拒绝,便答应了。又到白家献殷勤的孙辉将程大吉寻死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白燕,想要挑拨两人的关系,不想却碰了一鼻子灰。等到晚上丁当睡下了,白振广勒令女儿以后不许再带丁当回来,免得再把丁满意招来。如今,他是对这个丁满意是一百个不满意。

  程大吉听了诸葛彪的主意,决定先和马玉茹打好关系。他提着自己炖的排骨汤来到医院,低声下气地向马玉茹道歉,却被她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

  程大吉继续进行他的讨好计划,给女婿洗内裤,给一家人变着花样做好吃的,还大打温情牌,把如意唬得一愣一愣的。

  护士来给马玉茹送泻药,马玉茹说自己已经排便了,用不着再吃,就顺手倒进了饭缸里。程大吉又炖了乌鸡汤送到了医院,见上次的排骨汤马玉茹没喝,为了证明自己没在里面下药,就当场端起来全都喝下了肚。结果,他还没回到家就觉得想拉肚子,一会功夫跑了好几趟厕所。程大吉还以为自己做的汤真有问题, 摇摇晃晃地跑到医院,想要阻止马玉茹喝自己刚送的乌鸡汤,结果却被马玉茹告知是让她给下药了,在场的丁满意有些摸不着头脑。

  程大吉又找到白燕,把自己当初为了给女儿攒出国留学的费用才走上歪路的往事告诉了她,又把自己的心酸一一述说给她,跪在地上哭着请求白燕不要和丁满意结婚,见到这状况,白燕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马玉茹找到白家,把丁满意当下遇到的坎坷详细向白振广诉说一遍,被白振广不耐烦地打断,要她等到丁满意变成单身了再来,马玉茹允诺一周之内一定会让儿子把离婚的事办好。

  白燕是个善良的姑,程大吉的哭诉让她心软了,觉得自己好像给别人造成了多大伤害似的,就约丁满意出来,让他把离婚的事先放放。丁满意问她原因,白燕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把丁满意给轰走了。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4集剧情介绍

  丁满意告诉程大吉,街道给他找了一份工资高待遇好的工作,第二天一早,程大吉发现原来就是一个送外卖的。丁满意发现妹妹丁如意约好与网友爱豪无限见面,去拿自己偶像子豪的签名照,结果被爱豪无限纠缠不休,恰好被送餐至此的程大吉遇到,程大吉把披萨扣到了爱豪无限的脸上。

  程大吉来到白振广家,求白振广别让白燕当第三者来破坏他的家,不料却把白振广吓得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白燕的母亲周玲对丁满意也十分不满,让白眼和他马上分手。

  马玉茹来看望白振广,白振广告诉马玉茹他和白燕的母亲都不同意这门婚事。白母让白燕和孙辉出去,孙辉向白燕表白,还和白燕合照。

  只身一人去拿婚纱照的丁满意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现了孙辉发出的他和白燕的合照,打电话给白燕,白燕没对他说实话。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5集剧情介绍

  丁满意回到家,跪求程大吉让他离婚,被前来找儿子的马玉茹撞见喝止。第二天,可以出院的白振广让孙辉来接他出院,同时白燕也打电话让丁满意来接白振广,比孙辉提前赶到医院的丁满意让白振广十分无奈。

  丁满意和白燕去看电影,白母周玲中途打电话叫她和David相亲,David送给白燕一个名牌包。白燕饭后赶忙回去照丁满意,丁满意发现白燕的包饰刚刚David送的,丁满意和白燕因为这个包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夜不能寐的丁满意深夜去找程大吉以朋友的名义让程大吉分析自己和白燕的情况,程大吉出主意说应该欲擒故纵先分手。

  白燕和丁满意冷战,两个人都十分难受,已经坚持不住的丁满意担心真的分手,一心希望丁满意和白燕分手的程大吉让他必须坚持,不能半途而废。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6集剧情介绍

  程大吉坚持让丁满意坚持住,不要主动去找白燕。但是没有忍住的丁满意假借健身来到了白燕上班的健身房,看到白燕和同事玩得开心,委屈离开。

  程大吉去学校接丁当,问起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妈妈,丁当完全忘记了。去接丁当的马玉茹发现孩子被程大吉带走了。

  晚上程大吉带着丁当回来,丁当发烧了,马玉茹和丁满意赶紧带着孩子来到了医院,叮当住院,丁满意留下陪护他,发了一张丁当住院的照片在朋友圈,看到照片的白燕第二天一早带着早点来喂丁当吃饭,丁满意和白燕和好了。

  马玉茹训斥程大吉私自带丁当出去急死了一家人,折腾了丁满意不让他结婚,现在又把丁当折腾住院,马玉茹让程大吉好好的,大家好好一起生活。丁满意去找梁主任请她再给程大吉找个新工作,丁如意在家教程大吉怎么用微信。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7集剧情介绍

  梁主任重新给程大吉找了新工作,在公共厕所扫厕所。知道马玉茹过生日,程大吉准备了一大堆东西,准备要给马玉茹庆生。

  买完东西回家,程大吉吹了一屋子的气球,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给马玉茹一个惊喜。同时,丁满意和白燕订好了饭店打算晚上给马玉茹过生日。

  马玉茹还嘱托丁满意别叫程大吉。等到深夜的程大吉自己在家独自喝着闷酒,满心惆怅。回到家的丁满意和丁如意看到了程大吉准备的一切,两个人内疚自责。

  丁满意打电话给马玉茹告诉她程大吉准备的这一切,马玉茹决定安慰安慰程大吉。第二天中午程大吉回家看见马玉茹在家准备好了午饭,马玉茹和程大吉和了两杯,推心置腹的说了很多心里话,原来丁满意的父亲就是马玉茹生日的时候死的。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8集剧情介绍

  丁满意告诉白燕自己马上就能离婚了,明天一早八点就能领离婚证。街道的梁主任找程大吉谈话,告诉他丁满意要离婚了,让程大吉接受丁满意再婚的事情。

  程大吉接受丁满意再婚的事情。程大吉去找诸葛彪,说自己离不开丁当,诸葛彪说帮他想办法。这边,白燕在家劝父母明天和丁满意一起吃个饭,周玲只得同意。

  丁满意晚上回到家,程大吉准备了一桌饭菜在家等丁满意,并劝丁满意陪他喝点酒。程大吉用苦肉计灌倒了丁满意。第二天一早丁满意睡过了时间,马玉茹打车来找他,诸葛彪打发走了门口的出租车,自己伪装成出租车司机,带着本应去西城法院的丁满意和马玉茹去了东城法院。

  最终丁满意和马玉茹迟到了没有去西城法院,然后约了第二天再去。但是马玉茹发现了诸葛彪和程大吉的奸计。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9集剧情介绍

  本来约了白燕父母离婚后吃饭,失约的丁满意再一次惹怒了白燕父母。丁满意向白燕解释了情况后被白振广拒之门外。回到家的丁满意带着丁当搬走了。

  诸葛彪又给程大吉出了个新主意。第二天一早马玉茹还没起床就接到了恐吓电话,他以为是自己20年前抓到的犯人杨三刀,打电话告诉儿子丁满意要小心。全副武装的马玉茹刚出门,就被一群人带上了救护车。

  原来诸葛彪联系了精神病院说马玉茹饰精神病,被精神病院当成重度病人带回了医院。丁满意接到了精神病院的电话,以为打错了电话,同样接到电话的丁如意也没当真。

  程大吉告诉了丁满意实情,丁满意匆忙赶到医院,证实马玉茹不是精神病,在此离婚不成的丁满意彻底被白父白母拉近了。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0集剧情介绍

  白燕被白振广和周玲禁止和丁满意见面,并被父亲跟踪。一夜没睡好的丁满意上班时工作也心不在焉。白燕请闺蜜丽丽姐去帮自己劝解一下丁满意。

  丽丽姐到丁满意解释了白燕的近况,告诉丁满意白燕现在被白燕爸妈24小时监管,让丁满意不要回信,耐心等待,并告诉丁满意白燕正在努力想办法。

  范子豪在路边上厕所,被正在公厕上班的程大吉看见,程大吉一把抓住范子豪,激动万分,让他给自己签名。丽丽姐让丁满意男扮女装,伪装成丽丽姐的朋友去见白燕,在咖啡厅,白燕和丁满意见面,二人都十分激动。

  程大吉拿着范子豪的签名来找丁如意,看到签名的丁如意信息肉狂,然后让程大吉进屋见丁当。终于见到了丁当,程大吉喜笑颜开。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1集剧情介绍

  马玉茹三分钟就把程大吉赶出了家门。丁满意和白燕偷偷摸摸的又到咖啡馆见面,丁满意说让白燕先找一个假男朋友,让白燕父母先停止对白燕的监管。

  恰好这时,周玲打电话来约白燕吃午饭,原来周玲是想给David和白燕创造机会,白燕将计就计,请David扮演自己的假男朋友,David一口答应。周玲带着David回白家吃饭,白振广对David也十分满意,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有了David假扮男朋友,白燕终于拜托了父母的监管。正在看房的丁满意接到了梁主任的电话,梁主任说程大吉已经旷工好多天,让丁满意赶快去了解情况。

  丁满意回到家,见到满脸颓废的程大吉,丁满意苦口婆心地劝程大吉回去上班,晚上丁满意如实向马玉茹说了程大吉的情况,马玉茹也觉得程大吉一个人太孤单,觉得应该帮他找一个老伴儿。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2集剧情介绍

  马玉茹来到程大吉家,屋里到处垃圾,又脏又乱。马玉茹告诉程大吉,她要帮程大吉再找个老伴儿。马玉茹给程大吉介绍对象,程大吉穿着清洁工的工作服就来了,见面程大吉就告诉对方,自己蹲过监狱,并恐吓对方自己有暴力倾向,吓走了相亲对象。

  接着马玉茹又开始给程大吉安排相亲,中途程大吉却尿遁去找诸葛彪,马玉茹十分生气成不再管程大吉的事。白振广每晚热衷于去小区广场跳交谊舞,认识了一个舞伴小王,白振广对这个小王暗生情愫。

  晚上程大吉打电话给马玉茹认错,并告诉马玉茹自己找对象的标准,马玉茹绝对再帮他介绍一个。

  第二天一早,程大吉如约而至,马玉茹按照他的要求又给他找到了一个相亲对象,是马玉的老上级,原来竟然是个老大娘。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3集剧情介绍

  老大娘对程大吉十分满意,程大吉赶紧告诉大娘自己有膀胱癌,大娘马上被吓跑了。马玉茹又被程大吉气得跳脚。

  晚饭后白振广写了字幅送给舞伴小王,孤独寂寞冷。第二天上午,小王的老公上门来闹,开门的白振广被泼了一身油漆。最后白振广决定也去相亲,给自己找个伴儿。

  第二天马玉茹又带着程大吉来相亲,是个又年轻气质又好的美女,但是程大吉却觉得这个女人行为诡异,然后表示自己不想相亲便走了。看到梅晓颖出来接白振广,马玉茹赶紧回程大吉家找他了解情况,程大吉说觉得那女人有问题,无奈的马玉茹说自己不管这事了。

  梅晓颖约白振广明天见面。程大吉得知诸葛彪炒股发了财,程大吉也感到了钱的重要性。而此时白振广也开始迷上了梅晓颖。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4集剧情介绍

  程大吉看到小额贷款公司贴的小广告,程大吉拿了房子去抵押贷款,决定和诸葛彪一起炒股。和梅晓颖接触逐渐增多的白振广,彻底迷失在了梅晓颖的温柔乡里。

  而同时,程大吉也迷失在了股市里。马玉茹约白燕吃午饭,询问了一下白燕父母对丁满意最近的态度,顺便从白燕那里得知,白振广最近交了个女朋友,叫梅晓颖。

  白振广和梅晓颖约会,梅晓颖说她的银行账户被锁死了,而她需要资助灾区的孩子,还缺两三万元钱,白振广说他可以借给梅晓颖三万元钱。程大吉和诸葛彪炒股,赔了钱,听说炒股都喜欢红色图吉利,程大吉把家中所有的东西都换成红色。

  白振广在把钱借给梅晓颖之后,便打不通梅晓颖电话了。白燕回家,白振广和白燕说了梅晓颖借钱的事情。第二天白燕和丁满意说了这事,丁满意觉得是被骗了。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5集剧情介绍

  丁满意和马玉茹说了白振广被骗的事情,然后和马玉茹买菜的时候告诉了邻居,然后整个社区都知道白振广被女骗子骗钱的事情。就在这时梅晓颖打来电话给白振广,约他第二天见面。

  第二天梅晓颖还了白振广三万元本金,还多给了他两万元当利息,白振广更加喜欢梅晓颖。诸葛彪来找程大吉,告诉他股票一天赚了16万元。

  辞了工作的程大吉和诸葛彪一起享受有钱人的生活,丁满意回家告诉马玉茹,说程大吉发财了,工作已经不干了。程大吉和马玉茹见面,马玉茹听说是拿房子贷款炒股赚的钱,马玉茹劝他赶紧抽身,别把自己全赔进去,程大吉根本听不进去。

  白振广听说梅晓颖炒股差40万元,梅晓颖说几天就能翻五倍,他决定出钱一起买。程大吉去找白燕,想出钱让白燕离开丁满意,被白燕拒绝。

我的岳父会武术第16集剧情介绍

  诸葛彪接到内幕消息,有一只好股票,最近要暴涨,程大吉求诸葛彪带上自己。白振广把40万元给了梅晓颖,让她帮自己买原始股。

  早已对白燕和David产生怀疑的周玲,来找白振广告诉了他自己的怀疑。丁满意和白燕约好第二天一起度过一个浪漫的三周年纪念日。

  第二天,白燕一下班,周玲就来找白燕陪她逛街,白燕赶快通知了丁满意。丁满意又找来David帮他和白燕解围,David打电话约了白燕吃饭,谁知周玲也要跟着一起去吃饭,丁满意看见和白燕一起来的周玲,直接躲到了桌子底下。

  丁满意一直等到周玲走,才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二人幸福的度过了这来之不易的时刻。周玲回到白振广家和白振广分析,发觉David和白燕之间有问题。

  第二天,周玲询问丁满意是不是真的和白燕分手了,丁满意的同事假扮他女朋友帮他一起骗周玲,周玲将信将疑。

目前有 条留言

欢迎发表您的看法!

留言无头像?